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行摄摄

since 2011

 
 
 

日志

 
 

"7.23"百日祭  

2011-10-26 12:54:39|  分类: 话说铁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23百日祭 - 严sir - 老严的博客

 

再过5天,就是“7.23”动车事故百日了.到现在,事故报告未出,原因不明,责任不清,人员未处.......

摘录部分祭文,告慰亡灵:

        一

祭项老师文(吉安一中学生)
辛卯年七月二十四日,余闻恩师殒身与奔驰之动车,良久,乃能衔哀致诚仿昔唐昌黎先生之祭文,告吾恩师之灵:
呜呼!忆吾方识汝之时,汝见吾时有怯而不敢有所为,常有志而不敢述己愿,然汝犹引之以高堂,诲之以辛苦,教之以奉献。吾常沐之德,浴之行,然吾资愚钝,期年后方有所开悟。始明师之苦心,晓师之德训。
会学生会兴更替之事宜,汝荐吾竞主席之副职,时吾自满于时位,莫有进取之心,竟不敢有所搏,然师言之以明理,授之以豪气。遂吾五人功成身进,展吾才于百师长,陈吾德于千学子。方成功时,师从旁而训之,莫得而骄之,应得而患之,司其职而行其事,居其位而务其实,不得权私两利。我闻之醍醐,知戒之骄奢弃之自满。
呜呼!其信然邪?其梦邪?其传之非其真邪?信也,吾等非永世而不得见君?汝之子方两岁,未得师之教诲,承师之德行,而且竟舍之而去?未可以为信也。梦也,传之非其真也,然师友讯息,媒体只播报然何谓在侧,满目皆然?呜呼!其信然矣!吾师之盛德而仅留其嗣矣?呜呼哀哉!
寻师之死因,竟无从晓之,我心甚痛,竟不得以去者称职,然其实非生者。呜呼生前仍操劳,奈何猝后仍不得安息。吾等满目疮痍,众学子掩面而衣襟湿,痛哭而不自禁,师之骸骨存之馆驿,吾不得而见之。师之妻死讯何来,吾不得而晓之。师之子,吾不得而探之。痛哭不的自已。
吾跪而求之,莫扰吾师之子!令其得以静长。
吾跪而求之,莫扰吾师之父!令其得以安慰。
吾跪而求之,莫扰吾师之母!令其得以平静。
吾跪而求之,莫扰吾师之友!令其得以欢喜。
呜呼!字字血泪,字字恩情,无以报师之恩德,仅得以文明己心。
呜呼!言有穷而情不可终,汝其知也邪!其不知也邪!呜呼哀哉!尚飨!

        二

(氧气女孩)

        2011年7月23日夜晚,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接着就是一段文字告知我,在温州段两辆动车相撞。我突然叫了起来,老公马上问我:怎么啦?我说动车撞车了,他和我立刻打开手提查看新闻。我对老公说:这怎么可能呢,调度干嘛吃的。

看着新闻,看着那些图片,心中涌起的除了悲痛就是愤怒。因为那是一场不该发生,也不允许发生的悲剧。作为人,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些事故中失去亲人的家属。这一周来,我突然发现微博成了我每天早上和晚上必须要关注的焦点,因为在微博上你才会得知更多的真相,得到更加可靠的信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不再相信官方报出的死亡及受伤人数。不是我不愿意相信,而是我很希望相信,但是我担心这种信任是对更多死亡者家属的一种残忍和伤害。在江浙沪地区谁都会看东方卫视,当东方卫视中的现场采访记者报出死亡人数是63人的时候,屏幕下方出来的数字马上就变成了30多人。第二天去公司上班,同事调侃说:我们又不是聋子,死亡人数和现场报出的人数完全不符合。在那刻我就知道我不能相信官方数字,不是我不愿意相信,而是我觉得这份信任对死者家属来说是一种残杀。

铁道部在事故发生后首先表现出的行为是清扫路面迅速通车,先通车后救人。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这种践踏生命的行为是犯罪。当全社会都在谴责他们罪行的时刻,他们居然还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开说:救出小伊伊是奇迹。这位说出此话的发言人除了是一个法盲外,他也是一个医盲。在任何重大事故或者灾难前,儿童的生存几率一般会高于成人。但是还是有一位可爱的三岁小男孩在这次

事故中不幸死亡,他不是受伤被压死的,而是在动车中因为闷了20多小时后闷死的。而铁道部在事故发生后最宝贵的24小时中没有做到积极救援工作。

今天如果我们再用任何拙劣的词语去形容铁道部或者铁道部的发言人已经没有实质性的作用。因为事故已经发生了,人死不能复生。在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充当着不同的角色,我既是女儿也是妻子,将来还会是母亲。我曾经试想过,如果那天坐动车的人是我,如果遇难者中有我,我年迈的父母怎么办,我最爱的老公怎么办?我身边一大群对我有着牵挂的好友他们会如何去接受这个现实?想着想着我开始流泪。

今天的社会,任何一场重大事故都会给中国人民带来无限的愤慨,腐败就像肿瘤在侵蚀着中国这个庞大的身躯,仿佛我们中的每个人都知道腐败滋生出来的癌细胞正在吞噬着祖国的每一寸血液。如果不彻底铲除掉这个毒瘤,如果不彻底采用正确的药物治疗,她很快就会变成一位癌症晚期病人。

今天是温州动车事故一周祭日,在中国头七是一个很重大的日子,相信很多人都在用自己特殊的方式表达对死者的哀悼!而作为中国政府,作为我们的领导阶层,面对这场事件,请不要回避民众的呼声,也不要逃避事件的真相,勇于承担事故的责任,勇于揭示事故的真相,勇于为之付出实际行动,人民才会看到希望,中国才会有希望。

希望也祝愿我们的国家今后不要再发生用国民的生命而带来的任何重大事故。每一个生命都应该得到尊重,每一个生命都有他活着的价值。践踏生命就是犯罪。

记得鲁迅说过: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我想说:中国人民已经不想再面对惨淡的人生,不想再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中国人民不能承受之痛。

曾经汶川大地震因为天灾让世界各国人民看到了”中国不哭“,但是今天我哭了,因为我还没有看到希望。

 

谨以此文献给在此次事故中遭遇不幸的人们!愿死者安息,生者坚强!虔诚地祈祷类似的悲剧再也不要重演!
一周之前,中国传媒大学的大一新生朱平正在为父亲骨折的事情心急如焚,她正加紧打点行装,准备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温州,奔到父亲的床前尽一个女儿的孝道。这天一早,20岁的朱平穿上浅色的T恤,背上红色书包,步履匆匆地踏上了回家的路。临行前,这个在同学看来“风格有点小清新”的女孩更新了自己在人人网上的状态:“近乡情更怯是否只是不知即将所见之景是否还是记忆中的模样。”
一周之前,就在同一个清晨,中国传媒大学信息工程学院的2009级学生陆海天也向着同样的目的地出发了。在这个大二的暑假里,他并不打算回安徽老家,而是要去温州电视台实习。在他的朋友们看来,这个决定并不奇怪,他喜欢“剪片子”,梦想着成为一名优秀的电视记者,并为此修读了“广播电视编导”双学位,“天天忙得不行”。据朋友们回忆,实际上陆海天并不知道自己将去温州电视台实习哪些工作,但他还是热切地企盼着这次机会。开始他只是买了一张普快的卧铺票,并且心满意足地表示,“定到票了,社会进步就是好”。可为了更快开始实习,他在出发的前几天又将这张普快票换成了一张动车的二等座票。
一周之前,32岁的杨峰,身穿红色睡衣,在绍兴家中悠然自得地看着电视,心头不时牵挂着人在旅途的妻子陈碧。她怀孕已7个月和丈夫杨峰以及自己的家里人正在满心欢喜地期待着新生命的降生,也许孩子的名字这个时候已经起好了吧。
一周之前,华裔意大利籍的青年潘约翰和他的女朋友意大利姑娘LIGUORI ASSUNTA坐在飞驰的动车上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他俩一脸甜蜜,因为他们已经决定订婚了,此行回去是为了看望约翰的家人并且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的。
一周之前,温州任岩松中学的语文老师项余岸和自己的妻子施李红带着他们年仅2岁零8个月的女儿项炜伊乘坐D3115次踏上了从杭州回温州的旅途。坐在伊伊身旁的妈妈摸着女儿的小脑袋,言语中不由地透出一股担忧;“人小脾气大,小宝贝,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懂事啊!”就在几天之前,全家人还在为第一次坐动车而兴奋不已。项爸爸拿出手机拍下了小炜伊在动车上吃喝玩耍的生动场景,并且发到微博上,附文:“伊伊第一次出远门坐动车去杭州,纪念一下!”
一周之前,D301次火车司机潘一恒,正像往常一样来到动车驾驶室,开始一天的工作。他是模范司机,年年都被评为先进,参加工作18年来,他所开过的火车经历了内燃,电力,客车,货车,动车多个车型,已经安全行驶数百万公里,输送旅客数万人次,从未出过任何事故。在开火车方面他是真正的轻车熟路,在素以沉着老道著称的他看
来这只不过又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行程。
一周之前,那个晚上,温州的陈女士拿着手中的DV在自家阳台漫无目的地拍着什么,也许新买的DV自己还没有熟悉操作,正当她不断把玩的时候,一阵火车的轰鸣让她的视线的缓缓上移,手中的DV也慢慢上升,而仅仅5秒钟以后的一声巨响,让她惊愕地张大了嘴巴,手中的DV也差点摔落在地。
淳朴善良的人们哪里会想到,死神有时候离自己会是那么近!2011年7月23日晚上8点27分,灾难毫无征兆地降临到了毫无防备的旅客们身上,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刺眼的蓝光划破天际,D301次与D3115次追尾了!中国高铁历史上最惨烈的一幕上演了!根据官方对此次事故的伤亡统计显示:目前事故已造成39死,191伤,其中重伤12人!
阳光男孩陆海天当场就被撞死了。女孩朱平被紧急送往医院,在医生全力抢救一个小时后也终告不治,至死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却始终无法闭上,仿佛在询问着什么。小炜伊在铁道部宣布没有生命迹象以后终于被消防特警们艰难地营救了出来,成为此次追尾事故中最后一名幸存者,这位被有关部门称作“生命奇迹”的小姑娘此时已经是气息奄奄。曾经活泼好动,天真可爱的她无力地躺在温州市118医院(后又转入温州市第二附属医院的儿童特别病房)病床上,浑身上下插满了各种管子,恐怕不会想到在那悲惨的一瞬间最亲爱的父母与自己已经永远阴阳两隔,抢救过来的她不断呼唤父母的哭闹声让所有人为之动容。痛失妻子和未谋面孩子的杨峰更是悲恸欲绝,因为在此次事故中他的妻儿亲人五尸六命,几乎惨遭灭门!巨大悲痛让他宁可不要赔偿也要讨个说法!华裔意大利人潘约翰在此次事故中受了重伤,因为颈椎和腰椎骨折,他就只能终日这么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约翰醒来的第一句话依然还是“我的女朋友在哪里,告诉她我想她。”而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挚爱的女友在此次事故中已经罹难!D301次火车司机潘一恒也死了,没能继续保持他引以为自豪的安全行车记录,但是大家仍然说他是中国最好的火车司机,因为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仍然死死拉住制动闸的操纵杆,拼尽自己的全部力量去减缓D301次和D3115次两车追尾时所产生的巨大冲击惯性,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更大面积的伤亡。那位温州的陈女士大概不会想到,自己用自家DV无意间拍摄到的画面会变成有关事故现场的第一手珍贵资料,先后被无数网友转载高达26万次!
然而事故造成的冲击波远远不只局限于死难者和死难者的家属以及目击者,它的深远影响几乎扯痛了所有普通中国人最脆弱的那一根神经!
周之前,我的一位朋友骄傲地炫耀着自己乘坐京沪高铁的见闻,在QQ空间和微博上大秀自己乘坐动车时候所拍的照片,在723之后,我惊讶地发现这样的见闻和照片在他的空间和微博里再也难觅行踪了,事后他告诉我他把所有的相片和博文乃至底片都删掉了,他说,D301次与D3115次他都乘坐过,虽然是平安回来了,但是仍然心有余悸,恐怕这辈子都不打算坐动车出行了,他最后对我说。
一周之前,我们还在为我们的京沪高铁,郑西高铁等一系列高铁工程的顺利建成通车而感到欢欣鼓舞,速度与性能比动车更加优越的新型磁悬浮列车的研制成功更是让我们倍感振奋!新闻媒体在报道中大放溢美之词,其中用得最多的“由我国自主研制成功的×××”让人听了感觉心里跟喝蜜一样甜,感慨祖国真正走向强大了!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2011年7月23日夜晚8点27分那一声巨响之后幻灭了。突然联想起发生在这个夏天里的其他事故,真是多事之秋,地铁也出事了,高速公路也出事了,现在动车也出事了!公众的赞扬都变成了质疑,质疑变成了愤怒!特别是在了解到723之前京沪高铁已经频繁出现过类似供电中断所导致的停车事故以后,公众更加愤怒!
一周之前,网上还在广泛充斥着着“给力”“浮云”“我们做出了一个艰难地决定”之类的网络流行语,一周之后豁然发现这些个词句统统out了,现在网上最hot的是“高铁体”,发明者是我们铁道部某新闻发言人“×××是奇迹,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信了!”果然是政府官员的创意无限啊!但是如果硬要用这个模式来造句子,我会说:“中国的高铁是奇迹,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一周的时间真的很短,但是对于过去的一周,即2011年的7月23日至7月29日。对于每个中国人来说,真是漫长而难熬的一周,突如其来的动车追尾事故几乎在不经意的一瞬之间改变了无数中国人原本平静的生活轨迹,击碎
了无数普通人原本美好的梦想。其中正在经历煎熬的不单是痛失亲人的事故死难者的家属,不单是中国的高铁工程的建设,不单是中国铁道部,而更是全体中国人,全社会对现在高速经济发展的中国现状上升至灵魂的拷问!失控的动车,疯狂的经济!高铁难以减速,无数企业挟持它不断前行,将自身命运维系于这辆列车之上。某种程度而言,这是中国经济的生动诠释:投资拉动下的狂奔——直到“7·23”甬温线重大事故产生。但是这种高速经济的发展究竟带来了什么?恐怕在这次事故本身血的教训面前,我们应该警省:过度只求速度不讲求质量,过度只讲效率不顾安全,不可能给全体中国人民带来真正意义上想要的幸福。我们需要的是更稳定更安全的社会,相信这样的社会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和谐!
我有时候在想甬温线应该在全国铁路系统中安全性能方面还是比较高的,因为它是一条高铁客运专线,的上面跑的都是动车组和高铁,便于统一的调度与管理。相比较而言,京广线上的列车运行情况则更为混乱,动车组,特快,普快,货车混合在一起,情况更加堪忧,一旦发生了事故后果将更不堪设想!值得自我安慰的一点是,在发本文的时候,听到广播上说郑州铁路局正准备大力且全面整治所辖区域内全部铁路干线的安全,检查的重点就是动车和新建成不久的郑西高铁,我听完这个消息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我此时的心情只能用复杂这个词来形容。在“7·23”甬温线事故中的死者已逝,不知50万元人民币(现在又追加到91.5万)的巨额人身伤害的经济赔偿是否能够彻底抚平死难者家属的心灵上的创伤。在“7·23”甬温线事故后的生者犹存,我们共同期待着中国高铁乃至中国经济运行更加安全更加稳定的明天,但愿这一天不要让我们等得太久!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19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