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行摄摄

since 2011

 
 
 

日志

 
 

你的博客长草了吗?  

2011-10-20 00:37:47|  分类: 东南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从心理学角度观察,博客时代的终结并非偶然。  
  最近,微软MSN在全球范围内作出了一项决定:关闭旗下Space博客服务。
  对这项服务的3000万用户,微软草草开出一纸半年期限的“遣送单”——“勒令搬家”。时间一到,Space中的日志、照片、留言、评论将一切清零。
  虽然MSN博客产品管理负责人将关闭Space的原因归结于人力和技术,但业界普遍认为还是经济因素在作祟。
  据不完全统计,40%的网友承认自己的MSN Space由于长期不用已经荒废。作为世界最大博客运营商之一,微软放弃博客服务,意味着博客时代的远去。
  其实早在2008年,美国博客索引网站的一项调查显示:1.33亿博客中只有770万还继续更新,这意味着95%的博客其实已经被放弃了。2010年11月中国教育部专项调查显示:半数以上的中文博客已经“荒废”,曾经的梦想或雄心便这么破碎了。
  希望自己每天都写日记的愿望,到每天都记日记的行动之间的距离,和想节食到实际上变成瘦子一样遥远。多数人只不过偶尔才写几笔流水账。
  在我们的想象里,每天都写日记的生活会非常幸福,因为记日记是生活自然健康的表现,是我们关心自己身心健康的宣言,是保持活力与热情的证明。而不遵从孔子的“一日三省吾身”,是承认自己懒惰,更有甚者,说明你已经失去生活目标,就像无头苍蝇一样。
  然而理智地想想,写下没人会看的那点事,怎么就是自然健康呢?这难道不是一种强迫症吗?
  写日记(写博客)其实是一件很繁重的劳动,生活日复一日,比白开水还乏味,而每天写日记时必须面对这种无聊,那为什么还是有人每天都写流水账呢?
  1923年,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为了解释意识和潜意识的形成和相互关系,提出了本我、自我与超我的人格结构说。弗洛伊德认为,本我(完全是潜意识)代表欲望,受意识遏抑;自我(大部分有意识)负责处理现实世界的事情;超我(部分有意识)是良知或内在的道德判断。
  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说可以解释我们为什么写日记和不写日记。
  每天都写日记需要自我拥有自高自大的虚荣心。有虚荣心对大多数人来说也许很简单,要一直保持着就很难了。这也正是为什么有些人坚持不了10天的原因,很快你就意识到,对你来说重要的那点事对别人来说是难以忍受的,这样的现实你当然也无法忍受。
  我们来看看这则博客日记:“休假很快就要结束,据说北京已经很冷,妈妈给我发来牛牛小朋友的照片,还有我的小猫们,想,你,们,了!!!而我,已经找不到各种感觉,工作的感觉,写字的感觉,习惯说话的语感……久违了的悠长假期,是否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反正,懒了,散了,惰性了,贪恋无所事事的感觉了。”
  这是谁在抒发自己的小情怀?答案是徐静蕾。所以说那些特把自己当回事的人一般在生活中都混得不错。普罗大众就做不到这么自我感觉良好了。他们也许非常遗憾,但是也会接受现实,把注意力转向别的方面,而博客自然就荒废了。
  本我与自我的愿望正好相反,写日记是为了想记录希望保密的希望和欲望,并且写下那些不愿公开承认的让自己痛苦的失败和失望。从这个角度来说,写日记完全是神经病的悖论,因为写日记最终让自己的渴望和屈辱形成文字,永远抹不掉。于是很快人们就会停止写日记。多数人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他们情愿压抑着。
  对超我来说,日记完全是为别人而写的。每天的日记就是自我审判的练习。当我们描述这一天里发生的事和自己如何处理的时候,其实在想象,某一天一位明智而仁慈的读者会看到:虽然同事或者亲戚又自私又不值得尊重,但是“我”处理得很漂亮。
  从这个意义上说,写日记是欺骗上天的小把戏。很快你就会发现这是自欺欺人,你会放弃这毫无希望的任务。
  因此,博客不长草才怪呢!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